「章丘大葱」扎根在山东人心中的豪爽美味

齐鲁晚报·章丘大葱齐鲁壹点记者 牛牧原

每年11月恰是大葱丰收的季节,在大葱之乡山东章丘,一场比赛拉开了帷幕,在这里,一棵棵章丘大葱用自己蓬勃旺盛的生命力,将比赛结果简单粗暴的展示为“谁更高,谁更壮”。

生命力顽强的大葱,在大旱的年头都能保持坚挺,所有蔬菜都蔫了的时候,是大葱陪着山东人民度过了一段又一段苦日子,吃大葱的习惯就一直被山东人民保留到了现在。据《管子》中的记载,大葱最早是从西北的戎狄引进,齐桓公“北伐山戎,得冬葱与戎椒,布之天下”,大概在公元前681年,章丘地章丘大葱区就开始种大葱了,大葱在齐鲁大地上扎根了3000年。在公元1552年,还被明世宗封为了“葱中之王”。

其实我从小就是个不爱吃葱的人,只觉得它有种奇怪的味道,不如辣椒辣得纯粹,又不像香菜增鲜提味,甚至有时候还能吃到苦味,吃完嘴巴里又有着挥之不去的呛人味道。一踏上章丘大葱最早的原产区——章丘绣惠的女郎山上时,摇下车窗,随着秋风卷入车里的就是一阵清淡的葱味,宣示着自己作为大葱之乡的地位。

早已对章丘大葱的高大威猛、粗壮霸气有所耳闻,但真正深入葱田里,还是被章丘大葱章丘大葱的粗壮震惊了。齐腰的葱叶才只是大葱高度的一半,扎根在土里的“大长腿”才是大葱的精华所在。我借来一把锄头,比着葫芦画瓢地模仿起葱农刨起葱来,真正尝试了才知道,葱白竟在泥土里生长得这么扎实,一锄头下去,大葱屹立不倒,上手拔一下也是纹丝不动,只得还是请师傅来。只见葱农大哥抡起锄头,为了不伤害到地里的葱白,斜着向地里刨去,再用力扯着葱一拔,一棵高度及我肩膀的大葱就被连根拔起了。葱白很长,很直,有将近80厘米,大哥三下五除二地剥去了粘连着泥土的几片老叶子,“肤白貌美”章丘大葱的大葱就展现在我眼前了。

新鲜出土的章丘大葱葱叶嫩绿得很,闻着竟不讨厌,反而有一股清新的气息,葱白部分洁白如玉,粗壮又饱满,大哥像变魔术似的,手里的锄头变成了一袋煎饼和一碗豆瓣酱。平日里不吃葱的我还有些紧张,不知这章丘大葱究竟是不是真有这么好吃,我扯下一张煎饼,顺势坐在了地头,也顾不得泥土脏了裤子,心想着章丘大葱可能就是要这样吃才更香一些。

我把白白嫩嫩的葱白蘸上黄酱后,整根往煎饼里一卷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看来“煎饼卷大葱”真的章丘大葱是流淌在山东人基因里的吃法。看着身边的大哥豪爽地大口咬着,也促进了我的食欲,索性冲着煎饼大大地咬了一口,瞬间,一股清爽的滋味充满了口腔,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呛鼻味道,反而是甜滋滋的脆嫩口感。想要再好好确认一下,我又咬了一口,嗯,甜的!葱白多汁得很,清甜的汁水里流出了一点点的辛辣,反而让甜味更突出,黄酱的咸和煎饼的香都是大葱的辅料,葱白没有筋也没有渣,总之味美极了。那一刻,坐在田间地头的我,一下子便于古人们共情了,若是穷苦到吃不上饭的地步还能有如此口感丰富的美味,也是一种幸福了吧。

在享受过章丘大葱后,从此,我再也不能说我是个不吃葱的山东人了,没有谁能抵抗住章丘大葱生食的魅力吧!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相关文章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控制面板

网站分类

最新留言